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生きているだけで丸儲け


by zxt7867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儿时的伙伴(幼馴染) 2

时隔上次写的一篇儿时的伙伴(幼馴染) 已一年了,一直想写这第二篇。

只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搬家,是一栋父亲单位新盖的2层楼的水泥公房,我们一家4口就住在二楼的楼梯右手的二房一厅里面,而隔着楼梯的台阶,左边是从海南当兵复员回来的一家。
这家妈妈是海南人,生了姊妹3个,个个继承了母亲的海南血统,被海风吹黑的皮肤和大大的黑眼睛,大的叫达思(达到德国马克思主义),小的叫达恩(达到苏联恩格思主义),最好玩的是和我年龄相仿的老二叫要斌(文革产物,要文武双全的意思)。他家还有一位只会说海南话的姥姥,从海南带过来椰子壳做的汤勺,碗之类的都让我们感到稀奇。
一家6口,却只有一房一厅,比我家还少一个房间。至于我们家为什么多出来的一间,是因为楼梯拐弯处后面多余的一个空间造成的。海南妈妈明显对厂里这样的分配不满,恨不得和我家对换,每次我去她家玩,她妈妈就大声说"要斌啊,去晓彤家玩,她们家房子大”,我们也就很听话的到我家来玩,做作业,听父亲的收音机。
要斌听到好的节目,电影剪辑或者相声都会特地来告诉我一起听。从他爸爸那里听到的故事也来讲给我听,她的成绩一直是第一名,年年三好生(德智体全面发展),从幼儿园开始当班长,真有点文武双全,这么好的学习的榜样就住在我家隔壁,我也就有了做好孩子的得天独厚的条件。
我还记得要斌写的一篇作文里提到我,说我有一张弯弯的宝船嘴,嘴角朝上,一说话就像是在甜甜地笑似的,老师在班上朗读时让我好一阵脸红。
要斌的爸爸复员军人在柴油机厂当保卫科科长,和副厂长有一点矛盾,后来我父亲被掉到化肥厂,而副厂长上升厂长,她告诉我“爬得越高摔得越重”,我想这肯定是他爸爸妈妈在家里的私房话,而那厂长的女儿也和我俩一个班,成绩中等,又不住在附近,自然也就不太亲密了。而要斌她虽然只比我大不了多少,却比我们成熟多了。后来我发现三兄弟或三姊妹中排行老二的都比较懂事早熟。(拿日语来说是しっかりしている)
寒暑假我们都只用几天时间就写完作业,然后就是去我母亲任教的中学图书馆借书来看,看到有一点点爱情的描写(当时简直是大海里捞针),就一边一边的传阅,也不过就是什么<野火春风斗古城>,<红岩>之类的,最多就是拉拉手,接接吻之类的描写而已。
初中时要斌爸爸因老母在东亭县也可能因为和厂长的不合,要求调到县里工作,要斌也不得不转校了,姊妹三的名字也都改得时尚了。我们却还是习惯叫她要斌。
我特别感到不安,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学习完全是被动的,只是跟在要斌后面模仿而已,她干什么自己也干什么而已。班主任也因为班里少了一位带头的模范学生而遗憾。失去要斌就像失去了目标一样,有她在整个班的成绩都在上升。
没想到一个月以后要斌奇迹般的又回来了,原来她在新学校失去了竞争对手,也没劲,我们班还有几位成绩优秀的男生都是她的旗鼓相当的对手,要斌从初中开始就独立了,她一个星期才回父母身边一次。年逾70的班主任回忆说我们班一直是他的骄傲,我想这应该归功于要斌

就这样我们从幼儿园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是最好的朋友。
后来她考上了苏州的省重点,又被保送合肥科大,毕业后留校,去年暑假再联系她,她已在带博士生了。著书
光阴似剑,我一直觉得儿时的伙伴影响了我的人生。
by zxt7867 | 2010-02-27 09:20 | 思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