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生きているだけで丸儲け


by zxt7867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日本职场

日本职场

在日本妇女就职还是和男士不同,我当时公司面试,就说自己是独身,如果公司知道你已结婚很难把你和男职员一样看待,要考虑到你可能哪一天生孩子,我当时不敢说自己已结婚,并坚决地说一生不要孩子。我们的boss是个非常绅士的人,很多女职员在公司里要想出人头地,都要付出额外的代价,给男职员倒茶什么的就不说了,至少被摸摸啊什么的是常事。倒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性骚扰,而是干技术的女职员还比较少,天天在一起工作,比和家族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多了,男职员都很有压力。谁说日本人不善于恭维人,因为年纪还小大家都会当面夸你可爱可爱,自己也就真的以为自己很可爱了。女职员吗?只是紧张的工作气氛中的一款调味,所以好多女职员在公司就是为了找个人结婚而已,被称为「職場結婚」。結了婚要辞职就叫「寿退社」。公司吗?就是一个名付其实的大家族。

这位老板从来不碰任何女职员一下,所以我们公司虽小却有好几个漂亮的女职员。我在这个公司干得时间最长,在知道怀孕之前公司还让我去学了几个星期的Oracle Developer,老板并不是光用用我而已,还是在培养我的,这让我更加觉得有一种欺骗了他的罪恶感,没有办法,把辞职书交上去的时候我不敢正视他。

在日本一工作就是十年,刚开始觉得日本人为什么没事也要加班,自己能做到定时下班,说明自己有能力,干得快。下半时总是用全办公室都能听到的嘹亮声音大吼一声"失礼了我先走了",好像是在宣布自己已经干完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家了似的,弄得全办公室的人都和我说"你辛苦了",连老板也亲自出来和我说"你辛苦了"。后来发现,大家都是用轻轻的声音,并不是和所有人都打招呼的,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大家都在那里窃窃私笑我的原因,才明白自己有多冒失。后来发现,分配给你的活,并不是越快干好越好,大家都有上司给安排的工作日程表,你一个人超前没有用,下面的设计式样书还没有好,只好干等。所以大家都是严格按照工作日程表的进程来干,到规定的时间一起交货,才有利于团体协力工作,就是快快完成,大家没走,你一个人也不好意思先走了。

年过30以后明显体力不如从前,在怀孕之前我没有任何理由辞掉年薪600万的工作,没有理由抛弃主任的名片,我没有理由停下来就像穿上了红舞鞋,其实我干得很累,加班是天天的事,休日出勤也是常事,甚至还要时不时地和男职员一样值夜班熬通宵守着主机。

2000年前,日本电脑界在为一件事忙得焦头烂额,那就是2000年对应。以前的开发以汎用机为主,开发系统大多是ACOS(Advanced Comprehensive Operating System の略)。老的系统设计师为了节省空间,把所有文件里有关年的项目都定成2位数,年月日就是YYMMDD6位。2000年以前,大家都能明白85就是1985年,90就是1990年,前面有19这个默契的两位数在。至于2000年吗?还早呢,到时再说。

没想到2000年这么快就来了,已迫在眉睫,年这个项目只有00两位,到底是1900年还是2000年?特别是银行系统ATM会因此而瘫痪,不扩成4位是不行了,火烧到眉毛,所有的文件,程序都要改,所有的数据都要移行,所有的修改后的程序,画面测试都要经过单体-结合-正式运行等各个环节重新再走一边。这是一项简单但重复枯燥而且庞大的工作,很多系统只能在深夜或星期天和祝日里客户都休息的时候运行测试。

我很幸运,没被加入这救火敢死队里,而是被派去干刚刚开始的open系的开发,是把大型机上的旧系统搬到PC上开发,称为ダウンサイジング( Downsizing ),有幸接触到当时还很昂贵的PC。但是因为是新系统,开发的环境也由以前的以几十人的团体为主转向以几个人为主,所以没有样板可以参照修改,没有先辈可以讨教,程序都是一行一行自己从零写出来的,可能是仗着年轻好学,抱一本书就边学边干了,现在再要叫我重写一个,再也不可能了。

汎用机开发开始大规模地转向个人机开发也就是近十来年的事,画面设计和数据管理都比汎用机时代的开发灵活有趣得多了。

最后两年干东南亚开发系统的设计,大会小会不断,当时我开玩笑说人生的一半都在开会了,一起干活的同事说不对是人生的三分之二都在开会。我得了干这一行的职业病,肩周炎颈椎炎,每天早上肩膀疼得哭笑不得翻不了身,有一次还从床上摔了下来。和我一起的女职员大多有便秘,因为一直坐着的缘故,大多年纪轻轻的就有痔疮。

突然世界变了,我怀孕了,我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呢,一下子我肩膀上的担子没了,我就要当妈妈了!

2001年2月28日,我工作的最后一天,同事们凑钱给我买了一台洗碗机,在公司的送别会上,老板叹息了一声说「あっけないな」,把我说哭了。在这十年里我渡过了我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我感谢所有一起共事的同事,从一句日语也不会说的到现在的我,托了大家的福才有了今天的我。我已经33岁了。

再见了,我的大家族!
by zxt7867 | 2008-03-03 00:42 | 思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