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生きているだけで丸儲け


by zxt7867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重温《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

这一个礼拜,我无心耕耘博克,是什么让我这般如痴如醉呢?
Susan Boyle的福,我有幸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去重温了雨果的《悲惨世界》。
可以这么说,这个礼拜,我的眼泪,我的时间,我的心思,都花在了阅读这本世界名著上了。
念完以后,我不禁想为什么拖到现在,而没有早一点再来看这本著作?

以前我看时还是个女生,专挑爱情章节,这一次我看到以前所忽视的章节,有关于历史,关于巴黎革命,关于宗教,关于拿破仑,还有作品背后的作者本身。关于雨果,印象深刻的是电影《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 De Paris ,他留给我们的文字,都有着让读者的心流泪,流血的力量。
在《悲惨世界》里我看到他解释的宗教,精辟之处没有人能和他相比。

下面我想再看看司汤达《红与黑》。





五 祈 祷

他们祈祷。
向谁?
上帝。
向上帝祈祷,这话怎么理解?
在我们的身外,不是有个无极吗?那个无极是不是统一的,自在的,永恒的呢?它既是
无极,是否必然是物质的,并以物质告罄的地方为其止境呢?它既是无极,是否必然有理
智,并以理智穷尽的地方为其终点呢?那个无极是不是在我们心中唤起本体的概念,而我们
只能赋予自己以存在的概念呢?换言之,难道它不是绝对而我们是它的相对吗?
在我们的身外既然有个无极,是否在我们的心中也同时有个无极呢?这两个无极(这复
数好不吓人!)是不是重叠着的呢?第二个无极是不是第一个的里层呢?它是不是另一个太
虚的翻版、反映、回声,有同一中心的太虚呢?这第二个无极是不是也有智力呢?它能想
吗?它有愿望吗?假如那两个无极都有智力,那么,每个都会有一种能产生愿望的本原,而
且,正如在下面的这个无极里有我一样,在上面的那个无极里也会有个我。下面的这个我就
是灵魂,上面的那个我就是上帝。
让下面的这个无极通过思想和上面的那个无极发生接触,那便是祈祷。
不要从人的意识中除去任何东西,抹杀是件坏事,应当改革和转变。人的某些官能是指
向未知世界的,那是思想、梦想和祈祷。未知世界浩瀚无垠。良知是什么?是未知世界的指
针。思想、梦想、祈祷是神秘之光的大辐射。我们应当加以尊敬。灵魂的那种庄严光辉放射
到什么地方去呢?到黑暗中去,这也就是说,到光明中去。
民主的伟大便是什么也不否认,对人类什么也不放弃。紧靠人的权利,至少在它近旁,
还有感情之权。
压制热狂,崇敬无极,这才是正道。仅仅拜倒在造物主的功果下面,景仰八方围拱的群
星是不够的。我们有责任,要为人类的灵魂工作,保护玄义,反对奇迹,崇拜未知,唾弃邪
说,在不可理解的事物前只接受必然的,使信仰健康起来,除去宗教方面的迷信,剪除上帝
左右的群丑。


六 祈祷是绝对的善行

至于祈祷的方式,只要诚挚,任何方式都是好的。翻转你的书本,到无极里去。
我们知道有一种否认无极的哲学。按病理分类,也还有一种否认太阳的哲学,那种哲学
叫做瞎眼论。
把人们所没有的一种感觉定为真理的本原,那真是盲人的一种大胆的杰作。
奇怪的是那种瞎摸哲学在寻求上帝的哲学面前所采取的那种自负而又悯人的傲慢态度。
人们好象听到一只田鼠在叫嚷:“他们真可怜,老说有太阳!”
我们知道有些人是鼎鼎大名的强有力的无神论者。事实上,那些以自身的力量重返真理
的人,究竟是不是无神论者也还不能十分肯定,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个下定义的问题,况且,
无论如何,即使他们不信上帝,他们的高度才智便已证实上帝的存在。
我们尽管不留情地驳斥他们的哲学,但却仍把他们当作哲学家来尊敬。
让我们继续谈下去。
可佩服的,还有那种玩弄字眼的熟练技巧。北方有个形而上学的学派,多少被雾气搞迷
糊了,以为只要用愿望两字代替力量便可改变人们的认识。
不说“草木长”,而说“草木要”,的确,如果再加上“宇宙要”意义就更丰富了。为
什么呢?因为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草木既能“要”,草木便有一个我;宇宙“要”,宇宙
便有一个上帝。
我们和那个学派不一样,我们不会凭空反对别人的任何意见,可是那个学派所接受的所
谓草木有愿望的说法,据我们看,和他们所否认的宇宙有愿望的说法比起来更难成立。
否认无极的愿望就是否认上帝,这只在否认无极的前提下才有可能。那是我们已经阐述
过的。
对无极的否认会直接导向虚无主义。一切都成了“精神的概念”。
和虚无主义没有论争的可能。因为讲逻辑的虚无主义者怀疑和他进行争辩的对方是否存
在,因而也就不能肯定他自己是否存在。
从他的观点看,他自己,对他自己来说,也只能是“他精神的一个概念”。
不过,他丝毫没有发现,他所否认的一切在他一提到“精神”一词时,又都被他一总接
受了。
总之,把一切都归纳为虚无的哲学思想是没有出路的。
承认虚无的人也必然有个虚无要承认。
虚无主义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无所谓虚空。零是不存在的。任何东西都是些东西。没有什么东西没有东西。
人靠肯定来生活比靠面包更甚。
眼看和手指,这都是不够的。哲学应是一种能量,它的努力方向应是有效地改善人类。
苏格拉底应和亚当合为一体,并且产生马可·奥里略,换句话说,就是要使享乐的人转为明
理的人,把乐园转为学园。科学应是一种强心剂。享乐,那是一种多么可怜的目的,一种多
么低微的愿望!糊涂虫才享乐。思想,那才是心灵的真正的胜利。以思想来为人类解渴,象
以醇酒相劝来教导他们认识上帝,使良知和科学水乳似的在他们心中交融,让那种神秘的对
晤把他们变成正直的人,那才真正是哲学的作用。道德是真理之花,静观导致行动。绝对应
能起作用,理想应是人类精神能呼能吸能吃能喝的。理想有权利说:“请用吧,这是我的
肉,这是我的血。”智慧是一种神圣的相互感应。在这种情况下智慧不再是对科学的枯燥的
爱好,而是唯一和至高无上的团结人类的方式,并且从哲学升为宗教。
宗教不应只是一座为了观赏神秘而建造在它之上的除了满足好奇心外别无他用的花楼。
等到以后再有机会时我们再来进一步发表我们的意见,目前我们只想说:“如果没有信
和爱这两种力量的推动,我们便无从了解怎样以人为出发点,又以进步为目的。”
进步是目的而理想是标准。
什么是理想呢?上帝是理想。
理想,绝对,完善,无极,都是一些同义词。
by zxt7867 | 2009-04-25 11:14 | 信仰